返回主頁 Sun
您當前的位置是 :首頁> 科技要聞
|

驚人發現!美國科研論文顯示2008年已創造出新冠病毒

作者: 張佳星   文章來源:科技日報   發表時間:2021-08-05    點擊量:

  

  “在這里,我們報告了一項規模最大的、人工合成的,可復制的生命形態。”一篇2008年發表在《美國科學院院刊》(PNAS)的論文在摘要里豪情四溢地寫道:這項研究完成了一種全長29.7kb的SARS樣冠狀病毒的從頭設計、合成和激活。

  論文詳細記錄了從頭設計、合成并激活SARS樣冠狀病毒的方法,并特別驗證了這種人造病毒不僅能讓小鼠感染患病,還能侵襲人類的氣道上皮細胞!

  該論文的通訊作者是被稱為“冠狀病毒之父”的美國北卡羅來納大學流行病學系教授拉爾夫·巴里克。

  “現在我們有能力設計、合成各類SARS樣冠狀病毒。”巴里克在論文發表時,這樣介紹其團隊的實力。

  

  圖為論文截圖

  30年打磨,才有設計合成新冠病毒的能力

  設計、合成各類SARS樣冠狀病毒自然包括新冠病毒。

  在論文中提到,“設計、合成”是指無需自然中的病毒,只需要使用商業合成的DNA“碎片”,就能造出一個病毒。

  這就好比用通用的“樂高積木”做拼裝,不僅要拼接巨大的3萬塊遺傳序列(新冠病毒核酸序列較長、30KB左右),拼裝后要讓它“活”起來,具有侵襲細胞的能力。(注:RNA病毒的制造還需要反轉錄、重生、收獲的過程)

  突破生命與非生命的界限,花費了巴里克將近30年的研究。1989年巴里克公開了對病毒基因重組的研究,自那以來,他一直在探究用分子生物學的手段剖析、操控、創造冠狀病毒,在不同的病毒上進行重組、克隆、修飾、改造。

  數據顯示,1983年以來巴里克以自身名義或者作為指導教師共發表400余篇論文,其中關于冠狀病毒的論文高達268篇。

  2002年,巴里克領導團隊建立了世界上第一個以片段組裝為基礎的鼠肝炎病毒反向遺傳系統。依靠這套系統,科學家對病毒的研究可以在活體內進行,通過改變病毒的基因或者結構,來了解每個基因在病毒與宿主相互作用時發揮的作用。

  病毒沒有宏觀世界里的“頭”“胳膊”“軀干”,不能一眼看去就知道功能,這套系統讓巴里克有了“庖丁解牛”的能力。

  這些工作都是極具突破性的,巴里克因此有了“庖丁解牛”再重新拼裝成“活牛”的整套技術體系。他甚至可以給病毒不斷更換“組件”,別人手里的病毒“換了心、肝、脾、肺就活不了了”,但巴里克掌握了冠狀病毒的基因組奧秘,想制造怎樣的病毒就就任意組合,都能得到活病毒。

  冠狀病毒能致命了,巴里克經費拮據的狀況大有改觀

  但在2003年之前的冠狀病毒少有造成人畜共患病的,即便是感染人也只有輕微感冒癥狀。例如巴里克研究的鼠肝炎病毒(mouse hepatitis virus ,MHV)就不能感染人,這使得巴里克冠狀病毒的研究舉步維艱,申請經費的努力屢次被拒。

  巴里克曾回憶研究無資助時的絕望:欲哭無淚,坐在辦公室開始思考未來的職業道路,如果必須要放棄鐘愛的科研事業,會考慮去做一個救生員或游泳教練。

  直到2003年SARS的出現。SARS用實力證明冠狀病毒能夠致命,并對人類產生巨大的危害,這給巴里克的研究帶來新生。

  SARS爆發后,巴里克實驗室的研究經費大幅增加,先后發表多篇有關SARS與MERS病毒機理與治療的相關研究,也收獲了大量病毒制造技術的專利授權。

  經費的大起大落,讓巴里克明白,冠狀病毒從頭制造的問題解決了還不夠,讓冠狀病毒有持續的感染力、傳播力、致病能力,才能讓自己的研究獲得源源不斷的支持。

  有了經費,巴里克團隊通過基因重組技術定向培養了大量的、在傳代中不斷變異的新型冠狀病毒,2006年8月,在經歷不知道多少代的病毒有明顯目的性的定向培養后,一株能夠成功導致小鼠快速死亡的突變出現了,而且這種新型病毒可以感染給人類,并導致肺炎和較高的死亡率。

  有了經費,巴里克在隨后的幾年里更加豐富了研究,例如使用馬里蘭州卡野生動物保護區和動物園的動物樣本,進行感染機理的研究,已經更廣泛的感染能力。

  至此,經歷了從頭設計、精心的定向培養篩選,巴里克一手養大的新冠病毒變成了“籠中惡魔”,只等合適的時機在現實世界中驗證。

  巴里克的研究成果與德特里克堡共同使用

  2006年,巴里克自己撰文警告稱,合成病毒序列的技術有被用來制作大規模殺傷性生物武器的潛力。

  但這樣的撰文在愛好和平的人眼里是警告,對戰爭販子來說,這樣的“警告”無疑起到了“廣告”的作用。

  事實也證明巴里克已將自己的研究成果用于軍事用途。他的多項授權專利的發明人中出現了德特里克堡(位于美國馬里蘭州弗雷德里克)的研究人員。例如美國專利檢索系統中的這項專利(見下圖),將美國馬里蘭州德特里克堡的人員列為共同發明人,這種做法更有利于隱蔽式的分享專利,使德特里克堡實驗室的工作人員在今后的病毒制備中不必再為此支付專利費用。

  

  美國專利商標局網站截圖

  “新冠病毒之父”是否掌握其他病毒武器,亟待調查

  2008年11月,開頭提到的論文《合成重組的蝙蝠SARS樣冠狀病毒在培養的細胞和老鼠中具有感染性》在美國科學院院刊上發表,里面記錄了整個全新冠狀病毒從設計、創造到復活,從刺突蛋白的構建到感染試驗,整個過程在實驗室中復刻了新冠病毒的產生和感染過程,這一論文當時引發關注,不少媒體以“美國科學家實驗室成功重建非典病毒”做了報道。

  多年來,巴里克打著“非典病毒”的旗號,行著“新冠病毒的創造、改造”之實。論文中記錄的研究早就成為巴里克實驗室的常規操作。細思極恐,被譽為“新冠病毒之父”的巴里克手里除了2019新型冠狀病毒之外,還掌握著哪些危害全人類健康的病毒武器?亟待調查!

  2008年,巴里克在發表該論文時解釋:這項研究是防治未來可能的非典疫情的重要一步。為了防治病毒,卻刻意制造了病毒,這樣的解釋讓當時的人們深感困惑,但事實上在新冠病毒這一全球災難的制造、試圖解決中,巴里克和美國政府通過疫苗、藥物的輸出已經賺得盆滿缽滿,這又是另外一個故事了。

蝴蝶影院污破解版,蝴蝶影院下载安装,蝴蝶影院最新版本下载